首頁 > 媒體關注 > 正文
《科技金融時報》|為碼頭400種海魚拍“寫真” 浙海大學生要建魚類數據庫
發佈日期:2021-09-26 作者:趙琦 王利明 編輯: 來源:科技金融時報
字體: [大] [中] [小]

為碼頭400種海魚拍“寫真”

浙海大學生要建魚類數據庫


  

            趙宸楓(左)在浙海大海洋生物標本館與老師一同製作海洋生物標本

                        “魚類數據庫”中的樣本


本報訊 一條國內疑似“中華鱘”的魚類鑑定,延續着生物愛好者暑期以來的關注和討論。8月16日,一名男子自稱在安徽南陵縣捕捉到一條“中華鱘”,在視頻網站發帖炫耀。接到羣眾舉報後,在相關機構鑑定下,當地警方對該男子採取了刑事強制措施。然而就在新聞通告鑑定結果的當晚,眾多科普、生物學大V對該物種發出質疑。鑑定機構於8月20日對此迴應,將重新鑑定涉案鱘魚。

一條魚究竟屬於什麼魚,即便在文獻中都有可能出現“所指”與“被指”間的不一致。隨着分子生物學的興起,基因測序被廣泛應用於包括魚類在內的生物學鑑定。作為生物分類傳統手段的形態學,似乎顯得有點冷清。

來自浙江海洋大學水產學院的大三學生趙宸楓卻就此展開了持續性的調查與蒐集——他要用本科階段的學習生涯,通過實地考察和影像記錄,整理浙江省的海洋魚獲物,建立一個“魚類數據庫”。

這些記錄在案的魚類標本圖主要源頭是趙宸楓的“跑碼頭”經歷。這個暑假,趙宸楓不是一早坐上公交車直奔沈家門的舟山國際水產城,就是穿梭於學校的海洋生物標本館和水族愛好者協會。

“眼見為實。”趙宸楓説,做這項工作源自翻閲資料時不時產生的困惑及對現有魚類圖片的不滿足。“每一種魚的形態學鑑定都是一場修行,觀察測量、查找文獻、作出定論、拍攝各環節缺一不可。”從他拿起一條小魚到再放下,短則數小時,長則半天。有時碰到“疑難魚”,不同資料存在衝突的情況,趙宸楓還要查閲多種資料、仔細比對,最晚的一次甚至搞到了凌晨4時。

每天上午,舟山碼頭到了集中上貨的時間,數以噸計的漁獲物灌滿大大小小的筐簍。這時候,趙宸楓顯得忙碌而興奮,穿梭於堆積如山的塑料筐簍間,從混雜在漁獲物裏的兼捕生物乃至碼頭垃圾中仔細搜尋。在目標物成為魚粉原料或“迴歸大海”前,將其收入囊中。高產時,一次就能獲得10多條。趙宸楓説,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在碼頭收魚,被幾個碼頭漁販調侃:年紀輕輕來搶生意幹什麼?令他哭笑不得。

趙宸楓曾有10年美術基礎,他會根據不同個體的魚類形態,琢磨拍攝光線和角度,企圖真實還原和呈現。而其正在學習的養殖學專業,本科階段並沒有太多侷限,專業內容偏海洋資源環境和海洋生物,一般課程都會涉及魚類學。他説,想在這個分支不斷做精做細。

趙宸楓的“魚類數據庫”記錄的魚類現已超過300種,其中逾百種在舟山當地採集。他預期的是能收納四五百種魚類的圖庫,通過系統性分類,在學習研究中整理出一套自己的結論,最終結集出版。

在舟山博物館舉行的“這裏漁舟”特展上,紅斑鬥蟹標本就是由趙宸楓採集並製作的。去年春夏之交,趙宸楓跟隨專業科考船前往相關海域做海蜒(學名丁香魚)調查。同期兼捕上來的其他海洋生物對科研和漁業資源管理也有一定的推動。趙宸楓很高興能用上自己的知識,提供一些魚類鑑別方面的協助。

  

本報記者 趙琦 通訊員 王利明


文章鏈接://kjb.zjol.com.cn/html/2021-09/24/content_2766498.htm?div=-1

【香港新世代集運】

Copyright©2019 浙江海洋大學新聞中心浙公網安備 33090002000195號地址: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臨城街道海大南路1號電話:0580-2550020傳真:0580-2551319

TOP